加入書簽 | 推薦本書 | 返回書頁 | 我的書架

頂點小說 -> 其他類型 -> 女配修仙回來了

第一百三十六章 公平原則

上一頁        返回最新章節列表        下一頁

    遙想春熙當日入門,以半妖之身就引起過一陣波瀾。自掌門林圣智起,一個個都忽略無視她,只當在仙門內養了只寵物,多余的眼神都沒給過。

    至于后來春熙入了青光洞,展露了不凡的天賦后呢,該有的待遇一樣沒有,反倒是排擠、打壓暗中進行了不少。對這一切,春熙沒有激烈的反抗,而是默默的繼續力量不教我學符法,我自學!

    偏偏她還學出來了!

    <天地符典藏>深奧玄妙,十萬余符厚得讓人望而生畏,她竟也自學成功了,還凝練了金冊。

    五色五音之劫,初入仙門的她無所畏懼,硬生生挺過來了。是上天格外厚愛她,賜予她超凡的悟性和資質?

    不,林圣智資質也是頂尖,自學成才暫且不提,可渡劫?他當然知道同時熬過五色五音之劫,需要多大的毅力!以及強大的自控力!

    差一點點,馬上打回原形!

    若不是過去一次次設計,一次次冷眼旁觀,林圣智也不能把握住春熙的為人性情,也就絕不會此刻出現在九凰閣,為她來求一道“浴火重生“符了!

    “或許她不是一個善良的人。“

    “但我相信,她是個聰明到極點,能分辨是非善惡的。“

    不好的事情,做了后可能引起非議、指責的,就不要親自動手了不是天性本善,而是太聰明,舉一反三,能判斷得與失。

    春熙可是堂堂公主,身旁有一群忠心耿耿的護衛她、保護她。她遇到難事,壓根無需親自動手,暗示明示,各種計謀手段她想不到么?

    何至于手染血腥?

    思來想去,讓她淪落至被“孽符“認定是罪大惡極的,只有一種……

    “除非面臨生死,被逼到極處!若為求生,便可以諒解。“

    林圣智身為符仙門門主,心胸果然不是一般人。他見了春熙被孽火所傷,沒有立刻認定什么。

    第一個想法,竟然是“孽符“是死物,無法公平的判斷罪與善。

    其二,則是春熙真有罪,也要分情況看待。若是為了求生,她一個小小女孩,做了違背道義違背人倫的,也值得諒解!

    因為三年前的春熙,還是個孩子!

    也因為他三年來,在漫長的歲月中一步步探查,知曉了春熙為人心性,不是那種惡毒主動害人的!

    境靈小九聽了,輕輕一嘆,“看來你師傅說得不錯。你雖然心智手段差了一層,但有寬厚的性情,有卓遠的見識,符門在你的帶領下,縱不能更上一層,但也不至于墮落沒落。“

    “不過呢,規矩就是規矩。我再喜歡春熙熙,也不能為你破了規矩。你只能憑借自己的力量登塔!明白吧?“

    “是。“

    林圣智來了十幾回了,自然知道讓境靈放水,是別想了。他深吸一口氣,大踏步上前,每走一步,身形就縮小一點,每走一步,面容就變嫩一點。

    走了十幾步后,變成了十五六歲的少年。回頭看了一眼春熙,小九似有些興奮,擺擺手,催促道,

    “看什么啊,她已經這個樣子了,眼睛瞎了,耳朵聾了,自身難保,活下來就謝天謝地。還管你什么樣子嗎?“

    林圣智一想也是。

    春熙被“浴火“符燒過之后,最后一只眼睛霧蒙蒙的,透著一層紅光,瞳孔沒有渙散,但也聚焦不了,怕是只能隱約看個人形吧?

    繼續走了幾步,最后符仙門掌門,南域赫赫有名的紫陽宗主林圣智,變成了一個九歲大的孩童。

    連衣裳都縮小了。

    頭戴掌門的羽冠,身著掌門的紫色道袍,可身體小小的,面容稚嫩無比。從旁邊的鏡中看到自己此刻的面貌,林圣智緊緊抿著唇這個動作從前看,還有點威嚴,現在么……

    只剩下讓小九偷笑的份了。

    林圣智很多次都懷疑,九凰閣是不是故意的,為了看他出糗,才讓他一次次縮小?

    他挺直腰板,費力的邁步開始登塔。看那走路步伐,氣勢洶洶的,就是面龐太秀氣了,叫人生不出一點畏懼。

    小九就先笑倒了,偷偷藏到角落,滾來滾去,

    “真有意思,笑死我了……“

    “老頭說得沒錯,活得越久,能看到的有趣味的事情就越多。怎么能想到,這個家伙又小又可愛,竟然是門主啊……“

    “要是讓外面人看到了,不得笑破肚皮?“

    “哈哈哈,春熙熙,你也樂了,是不是?“

    春熙幾乎什么都看不見了。瑩白的手指骨動了動,似在應和。

    小九就嘆息了,“你啊,早和你說過,自家人知道自家事。明明知道自己被世界意志排斥,注定命運多舛,就小心點嘛!我讓你留下來陪我,你乖一點,聽話一點,不就能躲過這劫?“

    春熙的手指骨又動了下。

    “什么,你還是不后悔?“

    “我告誡過你,這世界是符法構成,看著簡單也復雜,稍不留神就中了招。你肯定沒把我的話放在心上。“

    “孽火還不算是最強的,能治你于死地的,連前五都排不上。“

    春熙僅剩下的那只眼睛只能看到一團紅霧,但她用力了一眨,小九立刻明白,

    “你還是愿意?“

    “忒固執了!“

    “你是我見過最固執的人類!哎!“

    小九幻化成清涼的霧氣,籠罩在春熙身上,讓她灼熱的感覺淡化一點。

    在朋友細致的關心下,春熙緊繃的神經終于可以松懈一些,沉沉的睡去。

    小九貼合春熙的身體,她已經不美了,外表千瘡百孔,難以入目。可她的心靈更純凈了,似兩次烈火焚身,讓她的向道之心更純粹。

    近距離接觸,也更受震撼了。

    “做人真好,可以無所畏懼的追隨己心。可我,我卻是一個境靈,一輩子困守九凰閣里!“

    “雖然我掌管九凰界,便是這里的王。可我的心,為什么開始不滿足了呢?“

    小九輕輕一嘆,抬眸看向努力登塔的林圣智,生平第一次生出感觸難道我此生的樂趣,就是看著一任一任的符門掌門登塔么?

    第一次茫然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林圣智好不容易在境靈不搗亂的情況下,登上了最頂層。擦了擦額頭的汗,急急去翻閱符祖記錄的禁符,終于找到了“浴火重生“符,用符紙刻畫下來。

    之后,他才慢慢翻閱歷任前輩留下的密語手札。

    才看了十分之一,他就想走了。

    什么宗門隱秘,知道,還不如不知道的好!

    被春熙猜了個正著她不好奇,因為她家的祖先留下的族譜上,老祖宗們把自己一生所做的各種事情記錄下來,許是血脈相傳的后嗣,各種蠢事、笨事,以及歹毒心思,毫無隱藏。

    完全不顧子孫們的拒絕!

    若有可能,誰不希望祖先們個個年高德勛,風光偉正。

    知道這些所謂隱秘,真是個負擔。

    林圣智第一個看的是自己的師尊留下的手札,這才知道,他崇敬的師尊,年輕時候竟然也做過不少放浪形骸、齷齪卑劣的事情。

    甚至于,對那位半妖師兄格外照顧,也不是什么“愛才“!而是……半妖師兄,是他的親子!

    這個事實真的打擊到林圣智了!

    糾結,痛苦,說不出的難受!

    回想到師尊離去之時,一直看著他,告訴他九凰閣最頂層的秘密,那意味深長的眼神,原來是這個意思!

    在九凰閣待了整整三天,外面不過一炷香時間罷了。這是林圣智最為煎熬的三天,他看完歷代掌門的對自己一生的懺悔,對過去的反思,對繼任的諄諄教誨,只覺得整個人都不好了!

    顫巍巍,暈乎乎的下了九凰閣,什么時候恢復正常體形的,他也不知道。還是看到了春熙,他才一個激靈,清醒過來。

    往事種種,不可追。

    他能把握的,也只有現在。

    帶著春熙返回惜花祠,半妖侍從胖頭和璞小七抱在一起,眼淚汪汪的,“大老爺,能不能不燒了啊?“

    “惜花祠是齊風仙尊的寓所,這里布滿了她生前留下的威儀和各種符陣,浴火重生符只有在這里,才不會蔓延燃燒。“

    “大老爺,俺們不是怕燒了杏花林。杏花林肯定燒不起來。而是……春熙小主子,能不能不燒她了?她已經很可憐了!連燒三次,只怕這次一個挺不住,就兩腳一翹,徹底嗝屁了!“

    “不經歷浴火,怎能重生?“

    林圣智揮了揮衣袖,“一定要燒的!“

    “好吧……“

    兩個半妖侍悲哀的看著春熙,無奈的捂住眼睛,不想看她被燒得滋滋作響。

    這次使用“浴火重生“符,林圣智和李清樹,以及對此事極為關注的墨沁都提前布置好了,地點就選在杏壇旁,周圍都是齊風仙尊種下的杏樹,杏花飄然落下,隔絕了外部。

    “開始吧!“

    春熙也不知倒了什么大霉,被逼著在清醒的狀態下,親眼看著自己被火舌舔身的精神痛苦,再加上實際被火焰焚身的痛苦,雙重加起來,她竟然沒崩潰!

    這次“欲火焚身“燒得很快,也就片刻功夫,自動熄滅了。

    大概是上次燒得很徹底了,任何雜質都燒不出來了。

    杏壇上,春熙不再是渾身焦黑,慘不忍睹的模樣,而是通體雪白,四肢修長,手指、腳趾都有了。容貌上膚色蒼白,一只眼睛閉著,一只眼睛睜開。

    “春熙,你感覺怎樣?能站起來嗎?“

    春熙眨眨眼,動彈不了。

    “這?“

    幾位大符師沉吟著,靠譜的猜測出是孽火破壞了她身體的機能。重生符可以重構身體,但是在從前的基礎上重建。

    而孽火太強大了,破壞性太惡劣。

    “怎么辦?“

    林圣智滿腦子還受歷任掌門的影響,心緒混亂,想不出什么主意。

    李清樹是最在意春熙的,關心則亂,也無計可施。

    只有墨沁,前頭是吃驚與春熙的求生欲這樣都不死?后面就是受挫了后,反而激起求勝心了。

    “為今之計,只有一個辦法了!“

    “何法?“

    “星門!崇德殿!“

    “不成!“

    第一個反對的,就是李清樹。他曾經前往星門,知道星門是何等的殘酷,門人弟子心性是何等的扭曲。春熙若去了北域星門,好不好他不知道,但轉惡的情形肯定更大!

    而剛剛得知宗門隱秘的林圣智,立刻受了啟發,“不去星門!可以去青光洞!“

    “啊,青光洞不是考校新弟子的?如何能救春熙?“

    “青光洞里……有人,可以救她!“

    李清樹呆了呆,他是青陽宗人,怎么不知道青光洞里還有人?想了想,搖頭反對,“但是門規不許符師以上的人進入青光洞!“

    “我們不進去!只把春熙裹上一層布,送到里面就行了。至于后續如何,一看春熙自己的造化,再看青光的意愿了!“

    “可是萬一……青光洞不會受影響嗎?“墨沁疑問道。

    不知道還罷了,知道青光洞的隱秘,林圣智懷疑起歷代前輩們,怎么放心讓青光洞來挑選弟子的?

    “影響就影響吧,大不了日后各宗自行選弟子!“

    決定之后,趁夜色正好,春熙就被塞到青光洞中了。

    等待的滋味并不好受。

    七天之后,紫陽大殿忽然殿門敞開,境靈銅鶴兒飛快的關閉所有的窗門,可一陣青色的蒙光還是出現了。似從地下出現的,防不勝防。

    這團青光,緩緩的凝聚成人形,竟然是一個二十五六歲的英俊青年,說不出的儀態風韻。他好奇的左右看看,見銅鶴兒飛快的后退,便隨手一抓,將境靈抓住了。

    “許久未見,你怎么越發胖了?“

    說著親切的話語,手中卻不知什么符法,將銅鶴的嘴給捆了,翅膀也粘粘起來,只能單腳蹦,嗚嗚嗚的躲到一旁。

    青年看到林圣智坐在掌門寶座上,“你是現在的門主嗎?“

    “你是?“

    “我叫青光,你一定聽過我的名字。“

    青年輕輕一笑,“看你的樣子,是不是有事求我?我很公正的,我姐姐說做人一定要公正。你想讓我幫你做什么?什么都可以,但是我也要從你門中拿走一樣東西,公平吧?“
沒看完?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,將本章節放入書簽復制本書地址,推薦給好友獲取積分章節錯誤?點此舉報
快乐赛车走势